弟子追忆荀慧生:循循善诱的严师 60岁仍练功

币安网

2018-05-25

  关云南中公教育微信ynoffcn,政策问题实时答,考试信息不漏看。更多信息请查看:强大的研发实力中公教育拥有完整的国内各级公职、考研、职业资格类考试的自主研发体系,自建完善的各类考试试题库,每年根据考试命题趋势变化进行预测研究和教学分析,同时结合一线实战教学经验更新辅导体系和内容,推出具有高实战价值和强针对性的培训讲义,用于为学员提供及时、有效的考试辅导培训。2007年率先成立公职考试研究院伊始,中公教育始终坚持专业化研发的道路,每年在教学研发领域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,对所涉足的考试辅导领域,进行专人、专岗、专业的持续性研发,不仅设立针对性的考试研究院,并在此基础上不断细化、强化学科方向建设,进行精细化研发。于2018年3月7日发布,网上报名时间为:2018年3月15日-3月20日,缴费时间:2018年3月16日-3月22日;打印准考证时间:2018年4月16日9:00至笔试开考前;笔试时间:2018年4月21日、2018年4月22日;为了方便考生查询报名人数,云南中公教育为大家整理了2018云南省考报名人数统计分析;2018云南公务员考试网上报名人数已出,详情请点击表格中的链接查看;

  刚开始做生意的唐天宝以诚待客,以质取胜,慢慢地便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。随着生意的日渐红火,原有的小商店逐步扩大成为超市,现在又发展成为名烟名酒日用百货批发超市。  在经营的道路上,唐天宝秉承诚实守信的经营方针,曾多次被评为先进模范个人。年他被银川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银川市个体劳动者协会评为光彩之星;年被永宁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永宁县个体私营企业协会评为光彩之星;年被银川质量技术监督局评为购物放心店;年被银川市人民政府评为模范纳税户;年被永宁县工商行政管理局评为食品安全放心店;年被永宁县工商行政管理局评为食品安全示范店等等。  由于他诚实守信,为人热心,人缘极好,所以在居民中很有公信力。弟子追忆荀慧生:循循善诱的严师 60岁仍练功

  此外有123部节目参加了金鸡奖、华表奖、中国广播影视大奖、金熊猫奖等30个社会评奖活动,共有66部影视节目获奖。

  5、最后,加入青蒜炒出香味,再加入糖,鸡精调味就可以出锅了。

  -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_由于人群、环境多元多样,对个体来说,有些外在因素未必都能转化为正能量。

  荀慧生(左)与张正芳合影。

受访者供图  “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荀慧生先生的戏,1961年正式拜师。 ”中国戏曲学院教授、京剧名家张正芳日前在北京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,回忆了跟随恩师荀慧生学戏的点滴经历。

在她眼中,荀慧生先生一位循循善诱的严师,同时对自身的要求也很严格。   荀慧生,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、著名京剧旦角,亦是荀派艺术创始人,“四大名旦”之一。

他指导和亲自传授的后人、学生、徒弟有吴素秋、赵燕侠、张正芳、刘长瑜、孙毓敏等多人。 1968年,荀慧生辞世,距今已有50年时间。   荀慧生曾演出大量剧目,唱腔委婉动听,感人至深。

张正芳回忆,正是被荀先生出色的艺术修养吸引,她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了拜师的念头。

  “我1939年考入上海戏校,1940年学了八个月就登台演戏了。

”张正芳回忆,那时上海的中国大戏院请荀慧生来演戏,学校就安排她去观摩,“看的是《霍小玉》,一下就被‘抓住’了,真喜欢、真掉泪”。   这样一来,年幼的张正芳对荀慧生、对荀派艺术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印象,十分向往。

她暗暗许了个心愿:以后长大了要拜荀慧生为师,要学荀派。

  张正芳《杨排风》剧照。 受访者供图  “那时我的义父义母是上海很有名的律师,要请荀先生吃饭。 ”抓住这个机会,张正芳请义父义母安排自己坐在荀慧生旁边。

席间,她一下站了起来,说长大后想拜师,“荀先生很高兴。

他说‘你长大到北京来找我吧,我一定收你这个徒弟’,那大概是1941年的秋天”。

  可惜的是,由于种种原因,在二十余年时间里,这个心愿一直没能达成。

直到1961年,张正芳由辽宁省选拔进京,正式拜荀慧生为师。 当年隆重的拜师仪式上,马彦祥、老舍、梅兰芳、张君秋等名家尽数出席并合影留念。 那张珍贵的拜师照片,张正芳至今还收藏着。

  “我到荀府拜访先生,荀先生上下打量着我,说眼熟。 ”张正芳抑制不住激动地心情,“我说我是上海戏校的张正芳啊,先生特别高兴,说‘正芳你怎么才来呢’‘我一定好好教你’”。   按照荀慧生的要求,张正芳在之后两个月的时间里都留在北京学戏。

张正芳说:“先生天天给我上课,问我会什么戏?挨个‘过筛子’”。

  张正芳至今仍保留着当年拜师的相关图片资料。 受访者供图  “演红娘,我才唱了四句,先生就说‘打住’。 他说,这不是红娘,而是张正芳在背台词。

”张正芳说,老师要求,演戏要把人物演活了,琢磨其性格、心态,“比如红娘,她在听到老夫人叫她之初的心情,以及听闻老夫人是令她陪小姐去花园玩之后的心情,二者是不同的,你在台上要表现出来”。

  在张正芳眼里,荀慧生对自身要求也严格,为了保证上台造型优雅,向她传艺的时候已经有60岁,但仍然坚持每天练功、吊嗓子,“他吊嗓子就是唱《杜十娘》,我在旁边听着,这出戏也就‘偷’会了”。

  “我对先生说,一定要把他的戏学到位。 但先生却说要继承要发展,‘你把我的戏学得再好再像,你也是个复制品。

你有能力、会武功,可以把你得意的戏加工成为张正芳的代表作’。 ”张正芳吓了一跳,直说不敢,“但先生说,怎么不敢呢?有继承才有发展”。   张正芳觉得,荀先生就是这样令人尊重,是一位循循善诱的严师,“学艺时他还送我四个字:会、好,精,绝,这是学戏的一个过程,我至今仍然记着”。 (记者上官云)[责任编辑:宫辞]。